企業管理

杜葵:兒子不讓我在家“做領導”

發布:人眾人 人氣:1508 次 時間:2012/8/15 17:07:37 關閉 打印

  “我的兒子雖然還在念高中,但已經在兩個國家,3個城市上過10所不同的學校和幼兒園。”人眾人教育集團總裁杜葵坦言,兒子的這種動蕩生活跟自己的工作角色有關。
  在加入人眾人之前,杜葵曾體驗過三種角色:在北京,做過《中國青年報》的記者,后來到比利時留學,再后來回到上海,變身成柯達(中國)的高管。“我的生活半徑總是在變,在北京擁有自己的房子前至少住過8個不同的地方。到了后來,兒子終于忍不住跟我抱怨,‘爸爸,每次我剛要在一個學校成為好學生的時候你就讓我轉學了。’”

杜葵


  時間仿佛是杜葵的天敵,他每時每刻都在與之“搶奪”。“時間是不可能被管理的,我能管理的只有自己,讓自己有計劃地做事,而且做事還要有優先順序。”杜葵不停地忙于計劃自己的工作與生活,陪家人吃一頓普通的晚餐也是如此,連孩子遲到5分鐘都不能容忍。“只爭朝夕”的工作風格帶回家里卻使得“全家都緊張”,兒子說:“回到家就不能像領導,要有另外一種方法。”
  杜葵現在從事的就是“教育”別人的工作,于是,試圖影響別人已經是附著在他身上一道看不見的印跡。但這道印跡反射到兒子身上時卻遭到了抵觸。“兒子不經意間的這句話提醒了我,我開始檢討自己,計劃性強對于工作、管理而言,可能是好事。但把它帶到生活里來,有時確實會給家人帶來壓力。”
  現在,杜葵開始慢慢學會接受來自兒子的“教育”。“當兒子跟我表達他的‘不喜歡’或者意見時,我得學會接受。現在我就經常反省自己,我的某些做法,兒子不接受,那員工也許也不愿意。多跟兒子交流,有時的確能幫自己完善在管理方面的不足。”
  “好為人師”的習慣,再少一點
  在家里,孩子有點怕杜葵,因為他總是給兒子定規則,有時還略帶“強加于人”的味道。每每遇到問題,兒子向杜葵討教時,杜葵會迅速地用自己的邏輯分析后,告訴他有兩個選擇,不是一就是二,“一般在我這里很少有三。”
  “好像一件事只能有A和B,沒得選,但是如果仔細想一想應該還有C。不過他只給出了A和B,我雖然都不情愿,也還是在A和B中選了一個。關鍵是A和B的理由都很充分,這讓我覺得要是沒用他的選擇,我會很對不起自己。”坐在杜葵身旁的兒子笑著說。
  這種“好為人師”的職業習慣同樣“傳染”到他對待員工的態度。杜葵作為職業經理人剛剛“空降”到人眾人的時候,公司曾經做過一次民意調查。令他吃驚的是,在“溝通”一項上他的得分很低,因為直接下屬與他溝通時都很“怕他”。
  “我覺得自己是個很平和的人,很容易溝通”,杜葵感到委屈,“我沒有擺架子啊。”后來一問原委才知道,員工被他強大的“邏輯”和“道理”震住了。當下屬來找他談話,表達想法時,杜葵的反應同樣是馬上給出“一二三”,急于解決問題,但“其實很多下屬來只是為表達他的想法,而不是要你說服他。”
  “他是沒有擺架子,但就是給人一種壓迫感,”兒子在旁邊補充,“我本來是問一個很小的問題,結果他一引申就很嚴重,上升到思想問題了。”
  在杜葵看來,“好為人師”的習慣跟他從事的教育職業和自身的性格都有關系。“我最大的問題就是愿意拿自己的標準衡量對方,對待孩子,我總是帶著成人的觀點去要求孩子。對待員工,我總是想把自己的意見告訴他們,卻忘了學會傾聽。”
  在和孩子的交流中,杜葵開始改變,其中最大的變化就是“我得學會接受自己的孩子,包括他的思想意識、行為特質、狀態等等。只有尊重他才可能獲得他的認可,這一點在任何關系里都適用。”
  現在,杜葵會更在意員工的一些行為習慣。“開會的時候,我告誡自己先別說、別說,或者壓到最后再說。”因為員工常反映“你的溝通能力太強了,反正說得都有道理,沒啥可辯論的”,杜葵刻意壓制著自己“好為人師”的習慣,扭轉這種局面是為了鼓勵員工盡可能地表達自己,達到溝通的真正目的。而這一感受恰恰是杜葵從“學會接受自己的孩子”中領悟到的。
  尊重孩子與員工的自主性,再多一點
  杜葵是個非常注重計劃的人,“看看你周圍,越沒計劃的人越忙。”有限的時間在他眼里彌足珍貴。“凡事早計劃,要養成提前和別人預約時間的習慣,不要輕易打破別人的計劃,尤其是當領導的,更要注意這點。如果當領導的沒計劃,整個組織就會更忙、更亂。”
  他把這一套做事風格帶到了家里,卻不受歡迎。
  每次下班回家接家人外出吃飯時,他總會提前5分鐘打電話,如果他們來晚了,杜葵就很著急,“我不能容忍到了這里還有5分鐘、10分鐘的時間無事可做。”
  為了5分鐘的時間空白他懊惱不已,但更懊惱的是家人,“連吃飯這件事也要弄得全家都很緊張”。杜葵為此反思過,“這是個人行為方式的不同,你這么做習慣了,但是別人會很不舒服。”畢竟,工作和生活不同,不能把生活也像工作一樣計劃。兒子說,回到家不能像領導,在家里應該有另一種方法。
  杜葵也意識到自己應該做些調整。“兒子的話讓我感覺尊重并接受對方的行為方式有多么重要。現在回到家里,我都會有意識地調整放松自己。”
  慢慢地,杜葵和兒子間的交流產生了一種良性的互動。“現在我比較開心的是周末回來他會主動和我聊天,說說學校的事情。”杜葵望著身旁并不多言的兒子很欣慰。“遇到小事不會找爸爸,因為他見我的時間少嘛,我不愿意每次爸爸看到我都是心情不好的樣子。”兒子不緊不慢地解釋著,似乎一切都理所當然,“有時候看到爸爸挺忙挺累的,就不給他添麻煩了。”
  隨著這種變化不斷地“蔓延”,杜葵越發尊重孩子的自主性,還有孩子的感受。孩子原本并不愿接受采訪,杜葵抱歉地解釋,“他前幾天剛滿18歲,我要尊重他的權利。”記者留心到,當兒子講話時,杜葵只是坐在一旁充滿愛意地看著他,卻從不打斷兒子說話。“他們(父母)有他們的人生,這些車、房也不是我的,我將來會有自己的車、房,其實路還要自己走。”
  現在,杜葵也常和員工講這個道理,“我們必須照顧別人的行為方式和行為感受,否則即便目的達到了,但效果不一定好。”
  所以,杜葵在公司里倡導的也是一種“快樂領導力”,尊重員工,讓員工充分發揮自身的自主性。“我們的企業文化強調的就是員工自主性的發揮,整個工作氛圍比較寬松、快樂,公司里沒有什么權威的感覺。”
  杜葵甚至不建議剛畢業的大學生來公司,因為一旦離開這里,很難再找到類似輕松快樂的文化氛圍,“在這工作久了,換其他的工作以后會難以適應。”
  “專注”工作與生活的態度,再深一點
  和人交談從不打斷對方的談話,開始這對杜葵來說只是一種溝通技巧、職業需要,后來潛移默化成無意識的習慣,再后來演變成必須遵守的規則,因為這代表了一種專注做事的態度。
  在公司,人人都知道他的習慣,如果辦公室的門是關著的,請不要敲門打擾,因為這時杜葵一定要獨立專注地處理一些事情;如果門是開著的,任何人、任何時候、任何事情都可以隨時打斷他。
  “因為我覺得在今天時間和精力都很有限的年代,專注特別重要。所以我在和員工談話的時候,什么電話都不會去接,既然決定了做這件事就不要再想其他事情。只有這樣才能保證做事情投入,才能做好一件再接著做另一件。”采訪時,家里二樓的電話已經響了無數次,杜葵紋絲未動。
  這是杜葵對專注的理解。說起杜葵對“專注”做事的體會,還是來源于兒子跟他自己的交往。
  杜葵曾經和兒子有一個約定,每周五下午留出一個小時和他聊天,但是剛開始的效果并不好,“我們坐在一起都心不在焉,我容忍他開著電視,他容忍我手里拿著商業雜志。”一個小時下來,溝通沒起到任何的效果。時間久了,孩子開始慢慢拒絕這種形式的交流。“事實證明,不專注很難把事情做好。”
  為了找一種方式能讓自己和兒子真正地單獨相處,前年暑假,兩個人選擇了徒步古長城,為期10天。因為“要帶著兒子去拓展”,杜葵將手頭工作交給同事,放下所有的事情,關掉手機,以免期間被打擾。“這段時間,我只想專注地和兒子好好相處。”10天里,杜葵和兒子一起風餐露宿,一起相互扶持,父子關系上了一個臺階,這段經歷對于杜葵和孩子而言都是彌足珍貴的。
  杜葵坦言,家庭比工作更重要,因為人生有的課永遠補不了。兒子出生的時候杜葵還在國外,太太最需要幫助的時候他不在身邊,“我失去了人生最重要的一刻。”因此每每聽說員工快有寶寶了,杜葵都會告訴他們,“你太太比工作重要,在那個關鍵的時候,你一定要在她身邊。”
  留出一點時間給孩子和家庭,這對領導者而言并非易事。“也許等他長大了就不想和你一起做什么了。所以,一定要花時間和精力去創造機會。”杜葵為此絞盡腦汁。當初設計兒子房間時他可謂用心良苦。杜葵沒在兒子房間里擺寫字臺,而在屋外的開放空間布置了很長的工作臺。“如果他進屋讀書,我們在一起的時間就更少了,我想多創造一點共同空間。”
  當被記者“直白”地問道:“您覺得,您是好爸爸或是好領導嗎?”杜葵的回答更是簡單而直接,“我是個好領導,但覺得還不能算是個好爸爸,盡管很多人都說我是了。”此時,坐在一旁的兒子抬起頭低聲說:“他是個好爸爸。”

標簽: 杜葵 執行力 績效
相關杜葵拓展資訊文章閱讀

    暫無相關的信息

還沒有評論,快來搶沙發吧!

    表情






南京人眾人教育發展有限公司 www.kabbqf.live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
微信
客服
需求
吉林快3开奖快结果